jiangkipkke 发表于 2013-05-23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原创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jiangkipkke
2013/05/23 同发于:SIS、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9139


                 第三节
  八月的帝都,天气有些清冷。

  姜泽戴上巫师云老送给他的面具,头上再加一顶普通的帽子,整个人立时摇
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中年男子。

  交纳了入城的费用后,姜泽一路通畅地进了城。

  姬娜和河风两人扮成夫妻,在姜泽身后不远处跟着他进城民。河风将身上的
衣服換成帝国流行的服饰,身材健壮结实的他,在衣物的掩饰下不会惹起任何人
注意。

  惟有姬娜好奇地穿上红色的连身长裙后,整个人如同一朵盛开的火红玫瑰,
对于一路上投来的各种男性目光毫不畏惧,即使来到这座巨大的城市,她大胆的
作风仍旧没有丝毫改变。

  由于沙漠上的各人太久未接触到外界,很多地方容易被人察觉出他们不是大
陆本土人,所以姜泽思来想去,最终只是先带姬娜和河风两人前来探清情况。

  河风不用说,五阶的实力,放眼整个大陆,也是排得上号的高手。而姬娜看
似一质女流,实际上四阶的实力,在帝都内亦是数一数二。惟一不足的一点,便
是姬娜充满异域风情的吸引力,让她从进城后,便成为众多男性们关注的对象。

  这也正是姜泽不敢跟姬娜走在一块的原因,因为很容易被人顺带关注起来。
他在帝都有不少人认识,身形体态没有改变过,比较容易被人怀疑。见到城外那
硕大省目的贴示,姜泽哪敢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

  姜泽挑选了一间中等规模的旅馆,作为此次落脚的地方。在他选好房间之后
不久,姬娜和河风后脚也踏了进来。

  最终,姬娜他们也选了一个房间,在旅馆内众多男垂涎的目光中,走上了楼
梯。

  当两人上去之后,在旅馆第一层的男人们,便眼神炽热地交流起来。

  「这妞真美,身高比我还要高。」

  「没错,很少见呢,虽然她穿着裙子,但是她的腿肯定很长。」

  「帝国内很少有长得这么高的美女,整个帝都,也就大才女于亚媛有这身材。」

  「得了吧,你们几个。于亚媛已经和冀成统领大婚,上面这美女看上去跟那
男人是夫妻,看看就好。」

  刚踏入旅馆第二层的姜泽,耳力何等过人,立时捕捉到楼下一众男人的话音,
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看样子,他的未婚妻于亚媛跟冀成大婚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

  姜泽的心很乱,不行,他怎都要在与大元帅交手之前,解决这件事,否则,
他无法将心神,完全投入到与大元帅的斗争之中,后果将是十分严重。

  晚间,用完晚饭后的姜泽,听到门外传来两声敲门声。

  进来的是姬娜跟河风,后者将门小心关上后,才过来问道:「接下来我们该
怎么办呢?」

  姜泽道:「这几天,你和姬娜暂时先摸清楚帝都的情况,我跟你们说的各种
注意事项,要注意,别露出马脚。待我这几天处理完一件重要的事后,再作详细
的打算。」

  姬娜则朝他一笑:「今晚是否能和你一块睡呢?」

  姜泽拿她没法道:「别忘了你现在扮的可是河风的小妻子,唉,算了,你想
跟谁睡都依你吧。不过,我过会便要出去,可能会很晚回来。」

  姬娜甜甜一笑:「没有关系,我和河风会先去外面逛逛,我从未见过这么大
的城市,一定很好玩。」

  姜泽和河风对视一眼,后者苦笑一声:「你别招惹到那些狂风浪蝶上身就行。」

  当夜色逐渐入深后,姬娜和河风已经离去有一段时间了,姜泽终于开始行动。

  首要一件事,是先确定于亚媛跟冀成现时是否在帝都内,没有弄清楚这点,
要找到他们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是,姜泽也不是没有办法。他可以去找荣克。

  荣克虽是元首之子,但自小便和他关系极好,而且他此次没有被元首直接通
辑,这小子听说也出了不少力。从这点看,荣克毫无疑问是信任他的。所以,想
要找他比找于亚媛又或冀成要简单得多,后两者在目下的情形,肯定会被大元帅
紧紧盯着,一旦他去找他们,很容易被大元帅发现。

  而荣克却没有这个问题,他是元首之子,而且今年该才十七岁,还未成年,
換作他是大元帅,肯定不会费心思去盯着他。

  荣克平日里喜欢逛的地方不多,他最有兴趣停留的,是城内最大的斗兽场。
刚好今日在旅馆内,姜泽无意中听到有旅客说到,城里今天运来了一只重达五百
斤的沙虎,将在今晚的斗兽场内跟另一头巨狮厮杀。以荣克的消息之灵通,他今
晚前去斗兽场的可能性非常大。

  而此刻,正大约到了斗兽场开场的时间了。

  当姜泽来到了斗兽场宽阔的入口处时,里面沸腾的人声,连街道上都听得清
清楚楚。

  在大陆上,凶猛的野兽种类很多,它们强壮的体魄,没有达到一定等阶的人
类,根本无法与之对抗。而沙虎和巨狮,则分别是大陆上猛兽之中两种基本上位
于食物链最顶端的生物,数量十分稀少。像今晚这般将两者直接放在一起厮杀,
是极为罕有的情况,也难怪斗兽场会这么热闹。

  当姜泽进去之后,场内的两只身形巨大的猛兽,已经厮杀在一起了,吼声震
天,连喧哗的人声都掩盖不住。

  姜泽很快在一个熟悉的位置上找到了荣克,这小子此时看得十分兴奋。姜泽
也很有耐心,直到散场之后,他才缓缓地走过去。

  「你是谁?」荣克一脸警觉,在他的身旁,四名满脸肃杀之气的护卫齐齐向
前一步,目光紧锁着眼前这陌生汉子。

  「是我。」

  荣克先是一愣,紧接着神情一阵激动,他刚想开口,忽然想到了什么,朝身
旁的四名护卫道:「你们离我远点,我和这人有话要说。」

  待那四名护卫依言退远之后,荣克脸上难掩激动:「姜泽哥,我就知道你没
有死,你终于来了,你的样子……」

  姜泽低声回他:「我的样子是假的,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死呢?」

  荣克小声说:「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

  两人来到了一间高档酒馆,要了一个包间,荣克吩咐那四名护卫守在外面,
包间内只剩下两人在密语。

  「两个月前,亚媛姐的老师来到帝都,亚媛姐从她老师口中得知,魔女国有
一名女巫师,有神秘莫测的巫术,能探知一个人的生死。冀成从亚媛姐那得知这
事后,便马不停蹄地到魔女国,拜访那位女巫师,并且从她那里获得你还生还的
消息。」

  姜泽心忖原来如此,接着叹了一口气问:「冀成和亚媛……已经大婚,为何
你说起他直呼其名,似乎……」

  荣克闻言,原本大好的心情顿时一变,冷哼道:「自从姜泽哥你失踪之后,
亚媛姐的精神极差,整个人消瘦了许多,变得沉默寡言。冀成那家伙却在这段时
间,趁虚而入。若非他的横刀夺爱,亚媛姐怎会忽然间就嫁给他呢?」

  姜泽虽然心中苦涩,但一想及冀成的为人,仍是不同意荣克的观点:「其实
你也误会冀成了,他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况且,若不是冀成这段时间替我照顾
亚媛,我真怕亚媛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荣克却仍是愤愤不平:「照我看,冀成接近亚媛姐是早有图谋。你不知道,
在他们大婚前的两三个月,冀成那家伙便被我发现他在亚媛姐的住处那过夜,当
我试探地问起亚媛姐,她却否认了。我不明白亚媛姐为什么要掩饰,后来还不是
直接和冀成大婚。你和亚媛姐的感情那么深,却被他来个横刀夺爱,我替你感到
不值。」

  姜泽听得心中一阵冰冷,他和于亚媛相恋以来,最多也就拥抱接吻,从未跨
进最后一步。但是冀成却不声不响地,能在于亚媛的香闺处过夜,这简直不可想
像。

  只是,如今两人都已大婚,他也无法再说什么,只好道:「现在说这个,早
已没有任何意义。希望冀成能真心对待亚媛,我也就放心。」

  重聚的欢欣,也被这件事弄得烟消云散,好半响,两人都没有说话的欲望。

  姜泽勉强振起精神来:「对了,亚媛和冀成两人,现在住在哪,有没有在帝
都内?」

  荣克回答他:「亚媛姐仍住在她原来的地方,但冀成一个月前去魔女国,算
时间,也该要回来了。」

  姜泽疑惑道:「他去魔女国做什么?」

  荣克神色一黯:「父亲自从一年前误以为你是蛮族人,大为震怒,之后身体
开始不太好。他一直忧心肿肿,我更是不敢把大元帅才最有可能是蛮族人的事情
告诉他,到不久前,父亲老是咳嗽,甚至还咳出血来,帝国内最好的医师也没办
法。亚媛姐只好让冀成去魔女国,请求那名女巫师。」

  姜泽想起了元首那似文弱书生的体魄,不禁也跟着叹了一口气:「除非大元
帅自己露出马脚,否则现时我们根本没有明确的证据指明他才是蛮族人。有件事
我要拜托你,帮我找到亚媛,告诉她,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她谈。」

  荣克点头:「我知道了,姜泽哥,我等会回去时,就先去找亚媛姐。但我要
怎么才能找到你呢?」

  姜泽便跟他说出自己落脚的地方,荣克默念了几句,便道:「那我便赶紧回
去找亚媛姐。」

  姜泽回到旅馆房间时,姬娜已经在床上等他了。

  「玩得愉快吗?」姜泽一边脱去鞋子,顺口问道。

  这美女凑到他脸上亲了一下,说:「好玩极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稀奇
古怪的东西。而且这里的男人有好多长得很好看,甚至比你还好看。」

  姬娜说这话时,没有半点害羞之色,不过姜泽早已习惯,甚至还打趣她一声:
「你可别告诉我,你看到那些好看的男人,想的是和他们欢好。」

  一袭红色衣衣裙的姬娜听到这话,顿时咯咯笑得花枝乱颤,媚态横生:「你
舍得吗,只要你同意,姬娜可不会拒绝和那些好看的男人欢好。」

  她的媚态和挑逗性的话语,立时让姜泽的小腹升起一团欲火,不由一拍她的
臀部:「当然不同意,那些贵族青年虽长得好看,但个个人品很差,你别被他们
的外表给骗了。」

  姬娜眨着美丽的蓝色大眼睛,一脸疑惑地说:「真的吗,这些好看的男人,
看起来不像坏人哪。」

  姜泽翻了翻白眼:「你啊,对我们这里的人了解太少了,你要记住我的话就
行了。夜了,休息吧,明日还有事情等着你跟河风去办呢。」

  心中却飞到了于亚媛的身边去,不知她在收到荣克的消息后,会有什么样的
反应。

  算了,很快就知道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荣克的消息便到了。

  看到这封由于亚媛亲手写的信,姜泽心中一阵激动。

  姬娜则在他的旁边,好奇地问:「我现在只懂得说你们的话,你们的字我却
一个也不认得,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呢?」

  姜泽微微一笑:「是我以前的未婚妻写给我的信,信里写着我意想不到的东
西,使我有更多的疑问想要问她。」

  姬娜似懂非懂:「哦,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你的妻子?」

  「她是我的未婚妻,不是妻子。」姜泽顿了顿,续道:「不过,也算是半个
妻子吧。你和河风先待在这,等我回来,应该不用多久。」

  姬娜听话地点着头。

  姜泽终于来到了于亚媛的大院子外,心跳得飞快。向门外的下人通报一声,
很快,姜泽被迎了进去。

  于亚媛清减了少许,但她的美丽不减分毫,一身素白色的连身长裙,把她衬
托得像一朵白色的雪莲,如同天女下凡。她的美目带有一丝惊喜和不敢置信,也
带着疑惑。

  在这大厅内,于亚媛挥退了所有下人,声音微颤地问:「姜泽哥,真的是你
吗?」

  姜泽亦同样激动得声音有些嘶哑地说:「是我,亚媛,我现在只是戴着面具。」

  于亚媛终于不顾一切地扑入他的怀里,梨花带雨,喜极而泣。

  好半响,紧紧抱着这熟悉体魄的于亚媛才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拭去眼泪,
望着他这张陌生的脸,却又熟悉的味道,眼带请求地道:「姜泽哥,能把这张面
具弄下来吗,我想好好看看你。」

  姜泽依言把面具卸下,于亚媛立时献上火热的香吻。

  她的嘴唇柔软而富有弹性,淡淡的清香从她的身上传来,刹那间把姜泽的理
智淹没,两人便这么站着拥吻了起来。

  好片刻,姜泽忽然想起了什么,动作停了下来。

  「姜泽哥,你怎么啦?」

  姜泽看着眼前这他最心爱的未婚妻,轻吸一口气,道:「亚媛,你在信上说,
你和冀成的婚约不是真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姜泽来时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但见到于亚媛,什么都抛到九宵云外,此
刻回过神来,第一件事便是询问清楚。

  于亚媛拉着他在厅内的椅子上坐下,柔顺地把事情的原委一一道来。

  「在大元帅用卑鄙的手段诬蔑你之后,他对我一直虎视眈眈,明面上虽然不
敢对我怎么样,但暗地里,卑鄙的手段层出不穷。而且,他还教唆不少有权势的
贵族青年,特别是一些拥有亲卫兵的年轻城主,不住地骚扰我,严重干扰我的日
常生活。在我老师的建议下,我便跟冀成假装成婚,好让大元帅跟这些人,彻底
死心。之后我便好多了,只是換成冀成被大元帅惦记上。」

  当细听于亚媛这一年时间以来的情况,姜泽终于大松一口气:「你知道吗亚
媛,当我听到你跟冀成大婚时,我差一点要痛哭一场。幸好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你真的吓死我了。」

  于亚媛美眼中闪过愧疚之色:「对不起,姜泽哥,让你担心了这么久。」

  姜泽摇头:「不,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近一年来没有任何消息。即使你真的
和冀成好上,我也没有资格去怪你。对了,冀成什么时候回来?」

  于亚媛轻轻地说:「他大概明天中午回来,他若知道你回来,一定很高兴。」

  姜泽点头说:「那我明天中午准时到这,你切记把他留下来。我有很多话,
要跟你们说。」

  于亚媛听他的口气,似乎等会便要走,顿时有些失望:「姜泽哥,你要走了
吗?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姜泽摸了摸她柔嫩的脸,微笑道:「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话就留待
明天再说,好吗?」

  离开于亚媛的住处后,姜泽的心情全然不同,充满了信心和斗志。

  于亚媛跟冀成的婚约,竟然是为了应付大元帅跟那些贵族权势的手段,这个
真相让他欣喜无比。解决了这件事,他才能全力投入到对付大元帅这个蛮族人的
行动中。

  首要的一件事,便是找到他昔日手下的将领们,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

  现在这些将领们除一小部分到了冀成那之外,其余大部分全归大元帅统领,
如果他们能站在姜泽这一边,那将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当太阳刚落下山腰,夜幕开始降临时,姜泽带着河风与姬娜,悄悄来到了他
在军中的副官的住处。

  姜泽他们是偷偷潜进去的,这个时候,他已经把面具撕下来,恢复原本的面
目,他很有信心能够说服他这名副官。

  事情也正如他所料,进展得十分顺利。

  这名副官先是看到姜泽时,大吃了一惊,但接下来,他对姜泽仍生还着激动
无比。直到姜泽欲说服他,叛出大元帅的事情后,这名副官起初仍是顾虑很多,
然而姜泽把心一横,将大元帅才是那名蛮族人的事情说出来,这名副官才脸色大
变。

  而这个时候,姜泽便唤出河风与姬娜,把他现时手头存有的力量粗略地说了
一遍,这名副官见到美艳动人的姬娜,竟是一名四阶高手,而河风,更是实力高
达五阶后,终于下定了决心。答应会拼尽自己所能,去说服他手下值得信任的军
官,并保证消息绝不会外泄。

  这让姜泽对与大元帅的斗争,信心更为充足。

  在离开他手下副官的住处后,姜泽忽然心中一动,对姬娜和河风说道:「我
忽然有件事要去办,你们先回去,不用等我了。」

  姜泽回到帝都后,一直忘记询问有关于大元帅手下那名光头大汉的事,从望
月国王子尔南那里,他没有了解到光头大汉的任何来历,像这种强劲无比的敌人,
潜藏在暗处是非常可怕的,他得去询问于亚媛,有没有关于光头大汉的任何消息。

  他身穿黑色的衣裤,又把面具戴上,一个人似是漫无目的地在大街道上走着。
实际上,他却是借着帝都内四通八达的道路,慢慢往于亚媛的大院宅接近。

  一个时辰后,当姜泽来到于亚媛的大院外时,已是亥时,夜深时分。于亚媛
一般没有那么早入睡,此时进去找她并无不可,只是让姜泽心中一凛的是,在大
院的大门外,停着一匹黑色的骏马,从这匹骏马的品相看,这是非常罕有的黑风
马,它的主人绝对不凡。

  一个疑问从姜泽心中升起,这么晚了,是谁来找于亚媛呢?

  如果现在进去了,这匹马的主人是大元帅的人怎么办,他这么进去肯定会被
注意上。而如果在这等这匹马的主人离开,那他这么停留在这外面也不是办法,
指不定有人一直在监视着这外面,发现他这可疑的人物一直在这徘徊,那也不行。

  想了想,姜泽决定凭自己的超强身手,先潜进去吧。以他现今六阶的实力,
潜心隐匿身形,轻而易举。他也可以先去于亚媛的小院子内等她,那是最安全的
地方。

  于亚媛居住的院落群面积宽广,以前姜泽时常来这,自然是驾轻就熟。很快,
在夜色的掩护下,他来到了于亚媛居住的那座小院子外。

  让姜泽意外的是,于亚媛的居住的小院子内,传来微蒙的光亮,看样子,她
很有可能正在那里面。而在她院子的围墙外,更有四五人在值守,不过这些都难
不倒姜泽。

  如此他已经步入六阶,隐匿起身形来,仿佛融入黑夜一般,他轻而易举地翻
过围墙,来到小院子内。

  姜泽贴着围墙,像一道黑影般,无声无息地飘到了于亚媛的大房屋下。

  这是一座两层的房屋,第一层里一片乌黑,而于亚媛的卧室是在第二层,从
上面半开的窗户里,正是从里面透出微弱的光亮。

  由于姜泽刚才并未经过会客厅的院落,也不清楚于亚媛是否在那里,想了想,
决定还是先进去,在于亚媛的香闺里等她好了。

  姜泽正打算要悄悄进去时,忽然一震停住了脚步。

  第二层的窗户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那熟悉的面孔让姜泽心中一
阵狂跳。

  是冀成,怎么回事?他不是要明天中午才回来吗,而且,他居然出现在于亚
媛的香闺里。

  而且让姜泽的心脏不住跳动的是,此刻的冀成赤裸着健壮的上身,来到窗户
前是为了把窗户关上。他没有发现姜泽,而此时上方原本透出的光亮也被窗户遮
挡住。

  姜泽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他也终于知道院落外那匹黑风马是谁的了。

  此刻已是深夜,这里又是于亚媛的香闺,冀成赤裸着上身,来关窗户。单是
想像,姜泽已经不敢想像下去了。

  于亚媛今天不是跟他说,她与冀成的婚约是假的吗,只是为了应付大元帅等
人的临时措举吗,为什么……

  一想到上面的冀成,此时很可能正享受着他最心爱的未婚妻,帝国无数年轻
人梦中女神的于亚媛,姜泽便手足一片冰冷。

  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升了起来,就是跃到屋檐处,看看上面的冀成正在干什
么。

  或许是因为某些缘故脱掉上衣而已,并没有在发生什么,那么姜泽便在他们
面前现身。

  想到这,姜泽看了看四周,收匿自身的气息,悄悄地翻上墙头。再由墙头处
轻轻一跃,轻松地猫入斜出来的第一层顶部的屋檐。

  整个过程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直至此刻,姜泽的心里仍带有一丝侥幸,希望事情并不是他想像中的那样。

  于亚媛是不会骗他的,从两人相恋开始,她就深爱着他,从未在他面前撒过
半次谎,她也不屑于说谎。

  然而这时,一把熟悉的声音,带着微弱呻吟声,在姜泽的耳边响起。姜泽脑
中轰然一震,是他的未婚妻于亚媛。

  他强忍着心中激荡的情绪,轻轻地把眼睛移往前方姆指般大小,如同网状般
的透气孔,屋内的情景顿时尽收入他的眼里。

  一看之下,他的血气顿时往头顶上涌去。

  在这帝国第一美女于亚媛的香闺内,一直被姜泽视为好兄弟的冀成,此时全
身没有穿半件衣服。而他已经订婚许久,就差不长时间便要大婚的未婚妻于亚媛,
竟是浑身赤裸,全身上下仅余她的一双美腿处穿着白色的短袜,一声声的娇吟正
是从她的口中发出,两人正忘我地交媾着。

  姜泽看得直欲喷血。

  屋内于亚媛的诱人胴体动人至极,此刻冀成坐在床沿边处,而于亚媛则是面
向着他,整个人坐在冀成的身上。一对修长白皙的美腿,分别架在冀成左右两处
肩膊上,两条纤细的手则分别撑在冀成的大腿上,由后者双手抱着她的诱人臀部,
一前一后不住地往他下体的男根处交合而去。

  于亚媛胸前那对白皙而饱满的胸乳,则随着两人交合的动作,轻轻地上下摆
动着。两点嫣红,像两颗诱人的葡萄,让她身前的冀成看得双目一阵火热,不片
刻,于亚媛的左乳便被冀成张嘴含了下去。

  「嗯……嗯……」于亚媛很显然被身前的男人亲得欲火浮动,呻吟声逐渐提
高。

  过了一会儿,冀成抱着于亚媛,站了起来。而屋檐外的姜泽可以清楚分明地
看到,冀成黝黑的男根此时尽根没入于亚媛的体内,只剩下硕大的两个黑色的蛋,
紧紧地抵在这美女的臀下。

  屋内的冀成一个转向,把于亚媛轻放到了床上,两条动人的美腿仍架在他的
肩膀上,没有放下来。冀成一双大手在上面来回抚摸着,从充满弹性的大腿再到
曲线均匀的小腿,连足心处穿着白色短袜的可爱小脚,也不放过。好一会,才意
犹未尽地扶了扶他下身的一根黝黑的大屌,缓缓凑到于亚媛下身的蜜穴口处。

  冀成一只右手握着于亚媛的脚腕,左手扶着男根寻找到穴口后,屁股向前一
挺,床上的绝色美女立时发出「啊」的一声呻吟。冀成便这么半蹲在床沿边上,
两只大手伸到身下这美女挺拔的胸乳处,硕大的男根像打木桩一般,一下接一下
地撞击着向下的美女。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音规律而有节奏,同时于亚媛诱人的
呻吟声,及冀成的喘气声,不停地在屋子内回荡。

  冀成的男根每一次抽出时,均会带出白色津液,而这个时候,姜泽便能看到
冀成的男根有多么地硕大,足足比他粗上一圈并长上不少的黝黑大屌,每一次深
深地往于亚媛体内撞击而去时,就像一把大锤,毫不留情地在姜泽的心中敲去。

  更让姜泽心中淌血的是,在她身上的冀成,在交媾过程中数次和于亚媛接吻,
后者竟是没有半点犹豫地献上香唇。

  身材欣长窈窕的于亚媛,在帝国内已是罕有的高挑美女,但在身体高大壮硕
的冀成面前,却显得娇小可人。此时冀成压在她美丽的肉体上,不禁让人担忧她
会被后者压得透不过气来。

  很快,床塌上的于亚媛在冀成的卖力抽插下,已经到了情动不堪的地步。她
充满弹性的美腿已经离开了冀成的肩膀,转而不住地摩擦着冀成两条长满腿毛的
健壮大腿,两人下身交合的地方,早已是潮湿泛滥。

  于亚媛的脸上,在冀成巨大的男根卖力耸动间,早已是潮红一片,双目迷离,
毫无疑问,床塌上的于亚媛和冀成,正齐齐向情欲的高峰攀登着,畅享着性爱所
带来的欢愉。

  数刻钟后,屋内的冀成忽然一阵急喘的低吼,他在于亚媛体内的男根忽然加
速抽插起来,直让他身下的美女呻吟不止,强壮的屁股剧烈地收缩着,伴随着连
续几声满足的低吼,床上已持续近半个时辰的肉搏战,才宣告结束。

  姜泽手中一阵冰凉。

  他又怎看不出,冀成此时正在于亚媛的体内泄精。今日仍口口声声说只爱他
一个人的未婚妻,转眼间,便和另一个男人欢好交合。

  看着屋内床上正紧拥着冀成雄壮身躯,与之深情热吻的于亚媛,姜泽心如死
灰。

  既然于亚媛与冀成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何不明白确切地跟他说明呢,他
姜泽又不是那种死缠烂打,不肯放手的人,只要她坦白说明一切,他即使内心极
不愿意,也会接受。

  但于亚媛却选择了撒谎,给他原本干枯的心一个无法拒绝的希望,然而又让
这希望化成泡影。

  和她相恋至今,她从未欺骗过他,他也同样没有欺骗过于亚媛。在离开帝国
这一年的时间里,他没有一夜不在想她,即使和姬娜欢好的时刻,也无法将于亚
媛的影子从脑海中抹除。她是那么聪慧美丽,像天上的浩月,让姜泽觉得怀疑她
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可是……

  这一刻开始,却让姜泽不敢再去相信于亚媛。

  他的心,无法承受她的欺骗。

  姜泽轻轻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落寞无比的神色,和这心爱的人,即使再不
愿意,也到了结束的时候了。从这一刻起,他会尽力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好朋友,
不再去想她,忘记以往她对自己的关怀和温柔。

  至于大元帅,便交给他全力处理吧,只要冀成能好好待她,那就让他们幸福
地生活就好,不必再踏上这艰难危险的路。

  内心再度轻叹,姜泽落寞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 本帖最后由 勇往前直 于 2013-5-23 17:07 编辑 ]